媒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媒体新闻

苏勇强:艰难举债买国企

发布日期:2009/8/31|点击:2207|上一个|下一个
    前些天,红五环集团董事长苏勇强带着117位企业员工翻越了一次唐古拉山。和百余员工浩浩荡荡开车走“天路”,苏勇强说,除了觉得挺“好玩”以外,还有层深意是,磨练一下年轻员工的意志。

  企业老板带队走“天路”?苏勇强的许多想法和做法总让常人难以理解,一如12年前,他下岗后举债数百万元收购闲置国资,办“三无”(无人、无设备、无像样厂房)企业。那事,曾在当时的衢州城引起不小震动。

  举债买国资

  坐在集团公司那间大办公室的沙发上,苏勇强与记者讲起了他举债创业的历程。

  1997年4月,在国企干了27年的苏勇强下岗了,之前,他是衢州一家矿山机械厂的经营厂长。

  苏勇强下岗并不意味着生活无着,很快就有企业找他去当副厂长,紧接着一家台资企业又力邀他去南方公司当经理。

  “给别人打工会安逸些,但那不是我的性格。”在对市场作了详尽的调查后,苏勇强决心走自己的路,自办凿岩机厂当老板!

  苏勇强有一套自己的办厂理念:将企业定位于科工贸公司,实行专业化分工协作的生产方式,“我负责技术开发,产品的所有配件扩散到协作厂家生产,再由我负责验收、装配,打上我的牌子进行销售。”

  此时,“嗅觉”灵敏的苏勇强得知市经济开发区一家叫康迪的制罐厂可能要出售资产、盘活存量,便果断决定借这个地方作“落脚点”,建矿山机械设备生产基地。他找到了康迪制罐厂的股东之一——市粮食局。

  彭建国第一次见到苏勇强是在自己的办公室。彭当时是市粮食局行发科科长,具体负责系统内国企改制工作。

  苏勇强找上门提出要买厂子,着实让彭建国吃了一惊。“在当时,把国有企业整幢房子、整块地拿来卖是很难想像的。”彭还有个想法是:这看上去并不起眼的男人,出得起钱吗?

  “不过,我们正为怎么处置这家国有企业感到‘头痛’。”彭建国回忆说,制罐厂试产后,3年没有正常生产过,资产闲置400万元。那段时间厂里的十七八位职工几乎天天堵在他的办公室里要工资。

  “请示了局领导,后来局里又请示了市里的分管领导,最后下定决心,卖!但有个条件,就是必须付现钱。”

  让彭建国没想到的是,一个月后,这个不起眼的男人竟一下子拿出180万元,收购了康迪制罐厂除设备外的全部不动产。一个来月时间,苏勇强凭借良好的“人脉”关系,从亲朋好友那里筹到了近300万元现金。

  “回头想想,他敢大胆来问,你这厂子要不要卖,就是他的高明之处。最后,我们卖了,那也是要一点胆量的。”彭建国说,后来《衢州日报》曾就此事发表评论,肯定了这种做法,并说“要敢于卖资产”。

  走上创业的“天路”

  1997年6月,苏勇强将“红五环科工贸有限公司”的牌子挂了出去,工厂很简陋,厂子没有大门,厂区里还有被人挖起来养鱼的两口鱼塘。

  企业初创,苏勇强开了第一次全体职工大会,参加会议的只有3个人,经理苏勇强,另外两个,一个是门卫,一个是搬运工。苏勇强对两位员工说了自己的办厂理念:传统的企业生产经营方式是科技开发、生产营销两头小,生产管理中间大,像“橄榄型”,而我要强化技术创新和市场营销这两头,变“橄榄型”为“哑铃型”……

  对技术、生产、市场都作了深入研究的苏勇强对于这些理念自然心中有数,但当年这种模式在我国鲜有成功的案例,要在工业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的衢州实践,在许多人看来简直成了天方夜谭,有人怀疑,苏勇强是不是“傻”了。

  “一无人,二无机床设备,三无像样的厂房,怎么就能把企业办起来?”质疑声开始不绝于耳,苏勇强一时成为颇受争议的人物。

  质疑声主要来自两个层面。一个来自政府管理层,有领导曾当面质问苏勇强,你不是在搞皮包公司吧!紧接着,管理部门的人登门来查。

  另一个是来自民间的说法:苏勇强说是自己办厂,其实也就是个个体户,像这样的搞法,租个仓库就行了,办什么厂,买什么地,这不是把钱扔到水里吗?

  “我要是搞皮包公司也是个大皮包公司,我要是个体户,基因也是大企业的基因,我有中长期发展的眼光。”苏勇强把话说得掷地有声。

  简陋的工厂,露天的装配车间,丝毫没有打消苏勇强的创业斗志,创业的头两年时间,苏勇强和10多位陆续进厂的下岗再就业职工一直是露天工作,“夏天,顶着太阳晒脱皮,冬天下雪披着雨衣装机器。”

  这群下岗再就业职工很争气,从1997年6月投产到1998年6月,短短12个月时间,红五环的销售收入就突破了2000万元,并带动了市内外一批协作企业的发展。“哑铃”模式引起书记关注红五环收购闲置国有资产,把它转化为新的生产力,时间不长就产生了好的经济效益,但似乎并没有被社会普遍认同。“上面开企业会议都另眼相看,不一定叫你参加。”那个时期,苏勇强过得挺压抑。

  事情发生转变是在办厂两年之后。1999年上半年,当时的衢州市市委书记茅临生视察红五环。站在露天车间的凿岩机旁,苏勇强向市委书记汇报了自己办企业的模式。“茅临生书记当时刚从中央党校学习回来,他带回了企业发展最终要做资源全球配置的新理念,而当时红五环的做法已经有了这种理念的萌芽。”苏勇强说。

  不久,衢州日报记者到红五环公司采访,并推出了《探索红五环公司经营模式》的系列报道,连续4天在报纸头版刊发,从此,关于红五环的种种质疑声渐渐消失了,企业发展迎来前所未有的大好环境。

  一石激起千层浪,此后几年,不断有企业来厂里参观取经,这些企业有省内的,也有省外的,红五环的“哑铃型”生产、经营模式在潜移默化中开始被很多企业效仿。

  让苏勇强至今记忆犹新的是,2000年,江山市变压器企业的20多位老总到红五环学习办企业的模式,回去后不少人就开始照做了。前些时候,有变压器厂的老总打电话告诉苏勇强,他们的企业至今还按着红五环的这种模式在运作。“死”资产“卖”活了和12年前简陋的工厂相比,如今的红五环已今非昔比。

  采访那天,苏勇强驾驶电瓶车,带记者参观了占地206亩的红五环科技园区,这个2005年1月开园的科技园区内,是清一色的花园式厂房,绿茵遍地。

  12年来,苏勇强践行着他的“哑铃型”企业运营模式。12年时间,红五环实现了从小型矿山机械到空气动力装备制造的重大转折。从创业之初的280万元资金到1.35亿元注册资金的集团公司,700多人的员工队伍,去年创造了产值突破8亿元的奇迹,今年企业年销售额将达到10亿元,这就是今天的红五环。

  “以世界的资源为我的资源,以世界的市场为我的市场。”苏勇强笑称,他是在搞“高级来料加工”,“我自己研发,自己销售,利用人家先进的生产要素为我们的制造服务,包括欧美国家在内的700多家配套厂家都充当了我们的‘配角’。”

  他比划着双手打了个比方,“等把两头越做越大,中间越来越粗,红五环手里的这个‘哑铃’就更强了,到那时,红五环不就能迈入全国乃至国际级的先进制造业企业行列了吗!”

  这些年,彭建国不时能从各种渠道了解到红五环的创业历程,“制罐厂消亡了,另一个新的更有活力的企业随之崛起了。”在彭建国看来,红五环的创业历程也是衢州经济快速发展的一个典型缩影,当年类似康迪制罐厂那样的“死”资产是真正被“卖”活了。(记者毛一韬 方利军)

Copyright © 2009 www.hongwuhu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五环集团 版权所有 网站建设:三禾网络  浙ICP备05006489号 后台登录  

浙公网安备 33080202000010号